首页 >> 老鼠尾 车

北京pk拾冠军免费计划: 第四百零八章,心疼她的洋洋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顾斜阳跟着云轻轻回了房间后,发现她这里其实还欠缺很多东西,比如女孩子日常的洗面奶什么的。

【最新章节阅读】想了想,顾斜阳牵着Sunny,说带着云轻轻一起,这会儿下去散散步,顺便把该买的都买回来。

小区门口就有一家24小时的便利店,虽然不比大卖场样样齐全,但是也不小,基本生活用品都能满足。

杜筱雅则是笑了笑,对于晚上一个劲做媒的事情,想来也觉得尴尬,早早进了卧室洗澡睡觉了。

小区里,环境挺优美雅致的,漂亮的欧式路灯下,两个女孩子牵着大狗,一边走一边聊天。

夜风阵阵,吹在她俩的小脸上,带去沁人心脾的舒爽。 云轻轻歪着脑袋,有几分羞怯地看着顾斜阳:“嫂子,你知道湛东跟湛南怎么分别吗?”“呵呵,那件事情啊,刚才天星跟我说了,昨天下午帮你的是湛东,是哥哥,他送你回家之后就走了,晚上送饭来的是湛南,是弟弟,你莫名其妙跑过去亲了他一口说谢谢。

呵呵呵不过你也没有必要担心,因为湛南回去就说了,湛东也知道了,其实那个吻,是给湛东的。

”夜色下,云轻轻的小脸越埋越低,都快看不见了。

咬着唇,她问:“嫂子,他俩怎么分啊?”顾斜阳斜睨了她一眼,抓紧了狗绳,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喜欢湛东吗?”其实,顾斜阳以为云轻轻会喜欢湛南的,因为湛南比较可爱。

结果云轻轻抬眸看了她一眼,小脸一红,坦言:“挺、挺有感觉的。 嫂子,你知道吗,我父母刚刚过世,我心里正是最脆弱的时候,有时候看着胆子大,那都是被逼的,因为我要生存。

但是昨天,那样的情况下,我觉得湛东很男人,我不管他是不是因为保镖的关系,所以奉命照顾我的,但是我切实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担当跟勇气,这让我也变得勇敢起来,下车去救他。 我抱着他哭的时候,都觉得好像世上多了个依靠一样。 ”说完,云轻轻垂下脑袋:“我……我自然是想有个那样的男朋友的。 不过我父母刚刚去世,现在我谈这个,太不好了。

”“这有什么啊,”顾斜阳一听,赶紧劝着:“你父母在天之灵,要是知道有个男人可以这样照顾你,他们一定会开心的!家长都是希望孩子幸福的,你要是真的孝顺,就应该好好工作,努力生活,让自己多笑一点,开心一点!”顾斜阳这会儿就像是电台的知心姐姐,陪着云轻轻说了一路,最后买了一堆东西回来了,云轻轻看着对面的商业街,忽而问:“嫂子,湛东穿多大的衬衣?”“怎么?”“上次,我抱着他哭的,衬衣……被我弄得很脏,他也没让我洗,也没让我赔,我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。

”顾斜阳端着下巴想了想,道:“倪子洋穿XL的,他一米八几呢,那对双胞胎我记得是一米七八,L的应该可以了,他们又不胖!”闻言,云轻轻点点头,有了顾斜阳的话做参考,她心里也有底了。 只是,当顾斜阳嘴里哼着歌回来的时候,却看见小野寺大大咧咧躺在她家沙发上,身上盖着被子,面前的茶几上隔了一杯他最爱的热饮,还有电视遥控器,电视里播着碟片,是卡通片。 顾斜阳探头探脑地走过去,客厅的大灯被小野寺关掉了,只剩下一盏地灯开着,配合着电视机里发出的光晕,刚好够笼罩出一小片天地。 “小野寺,你这是干嘛啊?”小野寺听见她回来的,面无表情道:“进屋细细快睡吧,不早了都,明天还要上班。

”她一愣,下意识看了眼书房:“倪子洋还在里面?”“嗯。 ”“他在干嘛啊,一个人在里面那么久?”小野寺不语了。

因为不大好说。 顾斜阳抬眸望着那张门板,抑制不住地心疼。 昨晚倪子洋就跟小野寺熬了一整夜,虽说白天睡了一两个小时,但是那点时间怎么能够?今晚到底是怎么了,怎么又加上班了?她回房,洗澡后也捧了个大被子出来,吓了小野寺一跳:“你干嘛?”她讪讪笑着,道:“我在小沙发上躺着没事,你别动,你个子高,小的你身子施展不开!”说着,她赶紧跑到小沙发前坐下,拿着被子盖好,客厅稍微开了点空调,不至于寒冷。

凌晨十二点,顾斜阳起身泡了热牛奶,端着来到了倪子洋的书房门口,手抬到一半想敲门,还是忍了忍,在门口转悠了两三遍,抬头看看时间,最后咕噜咕噜自己喝了。 凌晨两点,顾斜阳起身去洗手间,回来的时候,手里端了杯蓝山,只是家里没有拉花的工具,纯净的咖啡液一如过去多年倪子洋爱喝的那种,飘散着香醇诱人的味道,她把脑袋凑在门板上,静静地听,隐约能听见里面的人时不时敲击键盘,又点击鼠标的声音。 这一刻,夜,真的特别特别的静。 顾斜阳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,扑通扑通,一下一下的。 放眼望去,小野寺已经熬不住,睡着了。

顾斜阳走过去将影碟机关掉,端着那杯咖啡,最后还是自己喝了。 凌晨四点,顾斜阳看完了一部完整的电影,她打了个呵欠,悄悄走到书房门口,竖着耳朵又对着里面听。 尽管不知道倪子洋怎么了,为什么这么反常,但是她不是一个没有心肝的女人。

能让乔欧临走前拉着小野寺说悄悄话,能让小野寺住这么近还不放心地睡在沙发上,能让倪子洋就这样独自在书房里坐了一夜,她明白,倪子洋一定是遇上事儿了,而且还不小!她帮不上忙,她知道的,倪子洋也不愿意让她知道,她也看出来了。 阳台那边,窗外的天色由漆黑开始一点点转为深蓝色,她不由心疼自己的丈夫,想了想,还是去厨房给大家做早餐去了。 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第一次给倪子洋下厨,他脸上洋溢的幸福,她真希望,自己第一次做的早餐,也能带给他同样的幸福感觉。

标签:老鼠尾 车,上海吴永池,冻结审查